成果落地真那么难吗?

 信息技术     |      2022-10-14 16:35

  走进南京地铁2号线,一辆地铁列车正呼啸着驶入车站,反方向另一辆列车缓缓启动驶离站台……这看似平常的画面却暗藏玄机:不增加一分钱硬件投资,只要在电脑里运行一套“牵引供电能耗优化系统”,瞬间就可把进站刹车的能量转变为出站列车加速的力量,此消彼长间,悄悄地节约了大量电能。

  9月18日,主持这项研究的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胡文斌教授告诉记者:“一条地铁一年耗电都在亿度以上,我们敲敲键盘,就轻而易举地节电5%—10%,不光南京地铁将全面采用这项节能技术,苏州、无锡、合肥地铁也都纷纷找上门来寻求合作。”

  因军工而生,为国防而兴,南京理工大学作为一所老牌国防科研高校,如今在科技创业和技术转移上也令人刮目相看,好似飞针走线的“双面绣”。

  “过去,科研成果要想落地很难,因为高校和企业之间总是难以找到平衡点,归根到底还是企业和高校在创新体系中缺乏明确的分工和必要的合作机制。”南京理工大学校长王晓锋告诉记者,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高校的科研和产学研合作模式也到了创新、转型的阶段。

  2012年正月初九,春寒料峭,南京发布了捅破科技体制“天花板”的九条新政,一时间社会各界议论纷纷,许多单位还在观望等待,但是南京理工大学却在第一时间出台相关配套政策,倡导成立南京创业创新型“常春藤大学联盟”,与地方共建的南京紫金常春藤大学生科技创业园。

  这些政策的主旨就是对师生创业创新实行“多予少取”政策,如《南京理工大学科技型公司管理办法》规定的两个“7∶3”,一是教师可以用技术成果作价入股创办公司,占股比例最高可达70%;二是教师可用横向科研经费结余入股创办公司,占股比例最高也可达70%。

  在《南京理工大学鼓励师生依托产学研基地创新创业的暂行规定》中,把老师在产学研基地的创业经历和创新行为给予校内“同等待遇”,在科研项目申报、技术成果认定、工作经历认可、职务职称评定等方面一视同仁,这在南京高校中尚属首次,引起了社会极大反响。

  不仅如此,南理工还为老师提供“保姆式”服务,“将老师从谈判桌前解放出来”。氧化锆纤维是导弹、火箭必备的隔热材料,多年来,我国一直依赖国外进口。南理工刘和义博士经过10多年研发,攻克了这项技术。手握技术的他萌生创办企业的想法,经过学校牵线月,该项目正式在溧水县实现了转化。

  王晓锋说:“这些政策的目的只有一个,激发师生创业创新积极性,让教授们都堂堂正正走出校门当老板。坚持这样做,最终最大的‘赢家’一定是学校。”

  仅仅一年,这些政策就产生了实实在在的成效,2012年,南京理工大学共取得科技成果1647项,转化933项,成果转化率达到56.65%。

  “王处长,你那儿还有没有青年博士,能不能派两名来我们这儿挂职啊?”开学没几天,南京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主任王小绪就经常接到地方科技局和企业的求援电话。“他们都相中了我手里的‘王牌’,那就是在江苏许多地方有名气的博士团。”王小绪说。

  从2009年起,南理工每年都会组织一批具有博士学位的青年教师到地方挂职,被称为博士团。他们不仅直接为地方提供技术服务,还向学校反馈地方的需求信息,成为校地沟通的桥梁。博士团一下乡,立刻成为各地竞相争抢的“香饽饽”。

  2010年9月,南理工青年博士梁永顺来到扬州市江都武坚镇挂职,仅用了半个月,他就带着小本子把镇上的重点企业跑了个遍。在梁永顺的帮助下,镇上的永坚液压公司先后与南京的3所高等院校联姻,共建校企联合实验室,拥有了科研创新的“心脏”。

  “博士团在外不是单兵作战,学校是他们的坚强后盾。” 王小绪说。博士团下乡后不久,南理工就把善于开展产学研工作的教授,按学科、专业、研究方向进行分类,组建了一支由80多名教授参与的团队,充当博士团后援。

  为此,南理工将科研合作重心前移,在南京、宿迁、连云港、长沙等地区建立技术转移分中心;在常熟、无锡、泰州、连云港等地成立了研究院、研究生分院。目前,南理工在全国30多个省(市、区)开展了产学研合作,在江苏省建立130余个技术转移中心、研究中心、院士工作站以及知识产权服务平台。2012年,南理工的科研经费中,来自横向合作与转化的收入已达半壁江山。

  王晓锋说,“国家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江苏要率先建成创新型省份,高校的科研和产学研模式也必须创新,不限于某一项新产品,应更看重增强企业创新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科技日报南京9月18日电)

  百度影棒案周日宣判王菲称自己主动离婚张馨予李晨分手真相宗庆后遇袭祭祖以房助老陈赫普吉岛大婚饿死女童案开审公安局长造谣王菲决心出家调休挪假歼15满载挂弹起降北京房价一年涨20%托管云冈石窟